狸 間 山 透 。

“浪漫出逃,又是一年。”

前三張別人家的,後兩張自家明野寺逃,和互動。
睡覺。

前三自家,后三張別人的。
喜歡黑皮,如果有想互繪的請盡管來👌

畫到了凌晨兩點,如果不是室友打電話我能睡到下午三點。今天是第幾天,不知道了。總之是沒有什麼變化,按捺不住自己的時候,會找各種事情做,瘋狂的洗東西瘋狂的找食物,不停的洗腦自己,我已經自由了,再無人會讓我感到痛苦,心臟絞痛的原因只是之前落下的習慣。

我能夠記住杳杳,只是因為以前傍晚的時候,我無故的哭著用生鏽的鐵剪將手臂划的血肉模糊,她對我說了什麼我也記不得了,不過事後冷靜了許多。當時的想法便是,她也是這樣的痛苦。竟然有些竊喜。我對杳杳的喜歡應只是感同身受。

我真是惡毒透了。

而我愛死的姑娘什麼都不明白,我冷靜的走來,冷漠的離開,還要祝她永遠的快樂,永遠的孤獨。

她說,我真惡毒。

一到晚上真的很想寫點什麼隨便寫點,比如今天真的好冷,我坐在電腦前畫了四個小時的畫,手已經不屬於自己的,之後開始接著打遊戲。突然冷靜下來的時候我依舊手腳冰涼。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發呆。

我开始一直犯困了,睡觉甚至成为了我逃避一切的方法,我是说,如果莫名悲伤了起来就会想到一直睡下去就好了。

我仍然抱有歉意,若是等哪天释然了,想必也是再也没有想见的人和牵挂的事了,那时的我将会死去吧。

这儿是个悲伤的地方。

最近給朋友的,圖一下。

操你妈要是值得我还难过个锤子,一想到自己浑浑噩噩的活了下来心中的负罪感不停的上升,我可是有在积极乐观的努力去生活啊。